野薔薇理髮院

Permanent Nobara

野薔薇理髮院(日){含劇透}

查看10月份時刻表,只見上面寫著——閱讀——苦思——閉關——迷失——自省——老化。雖然沒寫著觀賞電影,然而也有例外,在日本電影節看了兩部電影Permanent Nobara野薔薇理髮院及《第八日的蟬》Rebirth。

在釣魚島風波中日關係持續緊張的時分,在大馬推廣日本文化的日本電影節照常開跑,我在臉書上寫道:“不管釣魚島是誰的,文化是世界的。”

因此奔了兩場,野薔薇理髮院與第八日的蟬都是講述女性的電影,前者關於離婚女人的輕鬆的故事;後者關於婚外情及領養的故事。今天姑且只寫野薔薇理髮院。

 

女人的村落

野薔薇理髮院,是一部講述失婚女人的輕鬆喜劇,電影場景充滿了豐富的寓意,故事講述一名失婚女人帶著女兒回到了娘家的島嶼,投靠村子裡開薔薇理髮院的母親。

野薔薇理髮院以一種喜劇感的黑色幽默來演繹一些嚴肅課題;電影裡幾乎都是以日劇輕鬆喜劇慣有的喜感及稍微誇張冷嘲熱諷的劇情橋段呈現,失婚女人種種窘境。

故事背景瀰漫著舊時代潮流氛圍,有一種懷舊情結,與突顯出了漁港村莊裡的樸素民風彷若與世隔絕。島嶼上的年輕人因村莊落後而紛紛往城市裡去發展,因此遺下來的都是一些老弱婦孺,尤其是被社會邊緣化的一群失婚女人、寡婦、年邁老人及小孩,頗有避世隱居的意味。如女人所言“村里的人們都是一些性情舉止古怪的怪咖、失意淪落人及倒霉鬼”,彷彿被世界所遺棄。

繼續閱讀

黑暗騎士狂想曲隨筆

Rise

克里斯諾蘭版本的黑暗騎士三部曲來到終結篇。這一部的 ”商業元素“ 其實比起之前兩部不算遜色,然而卻難以突破之前所帶來的驚喜,且討論點也少了。反而戲外發生的社會事故,反客為主(或反客歸主),比電影來得爭議性。或許蝙蝠俠漫畫從來就是關於社會。(正如早前論及,黑色電影與黑色漫畫的由來始源背景,正是經濟蕭條的社會狀況;而衍生的角色。)

從首集的影忍者盟開始,導演就有影射美國現實社會的意圖;早期寫的《黑暗騎士與小丑牌》影評有提到電影中反資本主義及無政府主義的社會意向主題隱喻,當時把博文放上中國時光網上,有讀者質問;然而如今看回之前的論點,及三部曲終結篇所引用的故事橋段,恰恰地反映出了這意圖。 繼續閱讀

Muchness – 反叛精神之必要

Muchness

许多人为了生计及符合周遭种种繁琐俗世需求,而失去那股与生俱来的Muchness…… 这里的Muchness指的是好莱坞顽童鬼才导演添布顿的童话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里,那个成年后的爱丽丝,为逃离那咄咄逼婚随波逐流附庸俗世生活,而再度随着白兔先生掉入大树底回到Wonderland时,被疯帽子先生指她所失去Muchness繼續閱讀

缺氧 – 窒息前的嘶喊

Hypoxia

青春的力量,就在于不满现实。  

                                                          —— 贾樟柯 <我的边城,我的国>

         别大马将近1年,回国后观赏的首部电影,是大马导演赖锦坤的独立影片<缺氧>。曾拍摄过万饶高压电缆抗争纪录片《三月围村》的赖锦坤近期也在话题网络艺人黄明志的娱乐片<辣死你妈>中担任摄影指导。相比起主流电影<>片的娱兴有余,启发不足;赖导难得在这部独立影片中交出了具有社会批判性的独立精神,实属诚意可嘉。

 

缺氧电影海报中,主角冒雨拿着一本自由书籍,让人印象深刻。宣传文案写着: “城市富了,人民病了,还不是 为了吃 为了穿。"一语道尽了这部独立影片控诉的主题,也道尽了在都市求存的老百姓生活实貌,直接阐述国家迅速发展经济发达的同时,社会失衡下产生的种种现象如: 金钱物质的追崇,人民精神匮乏等。 繼續閱讀

太阳雨 – 成年的困惑

Rain Dogs

关于《太阳雨》的一些观后感:

电影中少年在村下无所事事,悠閑的生活,渔村乡镇风情特色的面貌都让我想起小时候常回去的乡镇老家,渔村的家也熟口熟面,在镜头里不由自主牵起了有着共同回忆背景下的情怀。虽然我并没在渔村长大,但每次回到漁村公公的祖屋过年,都会有种时间过得很缓慢,百无聊赖的感觉。仿佛在世界某一处,岁月与时光都好像起不了显着的作用,那里的人与事只是在慢慢地成长,发生。像似偶然在某個午后下起的一場太阳雨般轻轻地温柔地降落在身上,没惊动任何人,在你还没察觉它时,也静静地结束了。 繼續閱讀

何宇恆 殘酷成長三部曲

Auteur

淺談何宇恆的殘酷成長三部曲

大馬導演何宇恆在《心魔》一片中關註的課題,與其前作《霧》及《太陽雨》還是有著貫通的青少年成長的主題。何宇恆導演一向擅於刻畫成長電影,他在《霧》一片中,曾刻畫一個青年拿著單據到裁縫店,索取父親生前訂做的大衣,然后在父親自殺的旅館裏,穿起父親的新衣。這一段落所表達的不言而喻了。 繼續閱讀

心魔 – 沒有出口的捕鼠器

At the End Of Daybreak

有入口就有出口。大部分東西都是生來如此。郵政信箱、電動吸塵器、動物園、醬油壺。當然也有不是這樣的,例如:捕鼠器。
——1973年的彈珠玩具 ◎ 村上春樹

《心魔》以捕鼠器為開端,德仔將沸騰的燒水殺死困在捕鼠器裡的老鼠……我想起了村上春樹這一段關于入口與出口的文字。爾冬升《門徒》里,幾隻龐大老鼠在张静初身上爬行那驚心動魄的畫面,也在腦海中也一閃而過。我喜歡心魔,尤其在觀賞1個月后,思緒沉澱得幾乎忘了劇情。稍微看回預告短片,片中那苦澀的青春滋味,在王菲的暗湧歌聲中逐漸明晰,它提醒了我们在現實社會中那些成長的殘酷與不安。 繼續閱讀

Inception : 觀衆保險箱內的陀螺

Inception

Inception!觀衆保險箱內的陀螺

淺談電影的夢境意象

序:

夢中夢的悖论

……從影院走出來,心靈与思想受到一種莫名衝擊,腳步雖然踩在地面上,卻似乎缺乏某種實質的觸感,幾乎有種漂浮的虛幻……觀影過程中,腦袋已不停浮現各種支離破碎的想法;上完厠所后,面對厠所的四面牆與鏡子中的自己,一切的真實仿彿仍在搖晃中;稍微整理思緒后,腦海中的疑問與想法逐漸成形……

因此有了以下的觀後感;綜述了和朋友分享的想法,先略談情節。

其一是顛覆的真實与虛幻,Cobb處于的真實世界中,有許多類似夢境才產生的情景;尤其是關于cobb為通緝犯的依據存有很多隱喻象徵。(比如遭通緝追殺,Cobb驚險避過子彈、擠進狹窄的墻壁幾乎都是夢境常有的、比如齊籐一個電話就可解除通緝Cobb、兒女、戒指、陀螺的爭議等……)觀影過程中,觀眾就不斷怀疑眼前是否是真的。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