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chness – 反叛精神之必要

Muchness

许多人为了生计及符合周遭种种繁琐俗世需求,而失去那股与生俱来的Muchness…… 这里的Muchness指的是好莱坞顽童鬼才导演添布顿的童话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里,那个成年后的爱丽丝,为逃离那咄咄逼婚随波逐流附庸俗世生活,而再度随着白兔先生掉入大树底回到Wonderland时,被疯帽子先生指她所失去Muchness繼續閱讀

油烟区

Rosa Parks


在臨近的咖啡店吃完晚餐回住宿前,与咖啡店里賣泰國炒的泰國籍安娣慣常地寒暄幾句,雖然多數的時候,她隻聽得懂我所說的幾個單句福建話;加上幾個同樣僅限於單句的馬來語,而我多數時候根本聽不懂她說的泰國語,但我們往往還是很有默契也很勉強地各自說著對方不明白的語言,加上靠肢體語言完成簡單的會話。

 

這咖啡店是每天必經之路,所以每天經過泰國炒安娣就會叫住我,有時用手攔住去路,然后再比手劃腳或說着半咸不淡地拼湊幾句福建話來開玩笑,更多時候總愛拉住我問“喂?夾霸尾?”福建話的意思是“吃飽沒?”每天如是差不多都要問上几次。這咖啡店與泰國炒檔其實是蠻很有趣的搭配組合,有趣的是裏面的人物,一直很想抽空寫寫他們,但關于咖啡店與泰國炒檔一家的故事還是留給下一回再寫。

 

話說回來安娣今晚和我如常聊了幾句,問我咖啡店里的經濟飯檔的sambal 蝦米是否好吃,再鬼鬼祟祟以怪趣地神情偸偸告訴我那蝦米中沒有蝦米,那是用大葱伪装成的,又开始指导如何用大蔥切成片然后…… 安娣這頭望着我大概說到將大蔥切片,突然快速轉過身去……說時遲那時快,在我還來不及看清楚之際,安娣突然像小孩子卡通式地轉了七十三度,淩空躍起、整個身體趨前追去,再以類似迷縱步的腳法,叫了幾聲泰國語……

 


這幾秒當中,讓我懷念起近期看過的泰國電影中《FURY》中的少女打手打鬥英姿的慢動作,安娣的身手確實很快、有幾分相似的影子,也許安娣當年年輕時學過泰拳也說不定。

 

安娣的助手與我都很好奇地彼此對望了一下,助手又說了幾句泰國語,指向我看不到的角度,原來安娣這淩空天殘連環無影腳,是為了踩死身邊溜過的蟑螂。安娣轉回身來就像忘了剛才的對話,又自顧自忙了起來……

 

但是這蟑螂溜過的地方距離安娣這么遠,她也總能註意到,難不成她邊聊天邊註意蟑螂這么神奇?況且試想,如果蟑螂從距離你身邊一呎之遙的地方溜過,而妳還在興緻勃勃跟一位有點白撞又聽不懂泰國話、更不懂烹飪切蔥技術的傢伙,說著如何不用蝦米泡製sambal蝦米的當兒,還會從對話中跳躍起來,奔前連環幾腳踩死一隻生命力與繁殖力那么頑固的小害蟲?(其中第一二腳我猜是踩不到,不然也不用‘呵呵噢噢’幾聲泰語還是泰拳激勵士氣的術語,往前補上幾腳……顯然地最后那一腳是擊中要害的致命傷,也不止要害,而是全身每一個器官都被踩扁了……)

 

要知道,安娣的身材是有點臃腫,(  好啦,是蠻臃腫的,不過人很好所以看起來又消瘦了幾公分…… ^_^   )平時和我開玩笑時順手一掃過來,一不留神招架不住還會整個人差點人翻馬覆……但若安娣再年輕幾歲,(  ~好啦,是要再年輕幾十歲~  ),也許也擁有花樣年華時清純亮麗的面貌、苗條的身材。不然,她的丈夫怎會差那么遠,簡直是一根甘蔗長在一棵樹林里的百年梧桐樹旁?但話說這棵梧桐樹的枝節與茂盛的樹葉,支撐并蔭蔽了許多其它生物……那可是歌頌婦女的另一段肥皂劇了……) 

回到安娣踩死蟑螂的話題……

 

 

 



 

如果以体型作為比例,那蟑螂也死得夠可憐了涅……

 

 


套一句修行中網友常言道

 

—— “阿彌陀彿”——

 

 

 

 

昨天為咖啡店里抽煙的老安哥歌頌完畢,今天不知怎么也這么巧合,忽然興緻談起咖啡店裏的安娣。不要問我為何文章一下簡體一下繁體,寫文章對我而言一向是瞬間意念的事情。原本忽然想寫寫認識的一位外國朋友,不過不按常理發牌恐怕是我根深蒂固的叛逆思維作祟……原本這篇文想標——異國情緣…… 怎麼?安娣也總算是從異國來這裏賣泰國炒、每天承受多少油煙隻為了填飽食客們的胃部與味覺需索啊……别小看人家喔……套一句修行中友人的說法,我與安娣也總算有緣啊……那不就異國情緣了嗎?

 

安娣有安娣的可愛,Rosa Parks可算是安娣師奶中的代表人物,她也是美國人民運動的靈魂人物。在天下的安哥還不曾為他們自己爭取抽煙的自由權利時,人家安娣已經捍衛著坐公巴前席坚持不讓位給白人的權利。也許Rosa Parks 最初也沒想到,這不讓位竟會演變成喚醒美國著名人民運動先鋒Martin Luther
King
安哥走上街頭浩浩蕩蕩搞起民運來訴求種族平等、民主與自由。

 

一屁股坐下就拒絕讓位的Rosa Parks和用幾腳踩死蟑螂的泰國炒安娣,除了兩位都是師奶安娣之外,也沒有什么直接或間接的交集与關繫,相信泰國炒安娣或罗莎都不懂彼此是谁…… 放這張圖片只是純粹是向天下的安娣致敬。殊不知在檳城出席燭光會或什麼捍衛權利的運動,常都會看到一些英語教育背景的安娣,相比起年輕女子與安哥還更踴躍得多了。章瑛就是其中一位令人敬佩、捍卫女性平等权利的安娣女中豪杰(或许可以考虑放她的照片,姑且不谈她如何在政党斗争中落下马来了…… ==”)。就連做什么傳銷啊直销啊之類需要熱誠的活動,安娣的参与也永遠是最踴躍的。



安娣萬歲!!


(其實原本是想放張蟑螂的图案,但怕衛道人士大為評擊、少女尖叫聲四起、婦女譴責部落格汚蹟沒清理、安娣幾腳幾腳系甘塞過來……  = =””” )

為了迎合種種現實主流父權主義社會與中華傳統三從四德的需求,以及百姓男主外女主內、全國丈夫聯盟委員會等或表面強調兩性平等卻無意增多席位的檳州政府州委改选、精力過剩的過气政治男人以及讚揚女性烹飪技巧的高尚世俗觀點和普羅大眾的味蕾着想,還是有必要在此強調:


無意鼓吹女性廚房,走廚房者后果自負……



@#$%&!#@$!!!    真是大逆不道啊!

 


p/s:最近看多了修行中友人的修行部落,感覺上性情似乎也變好了許多。想寫一些較感懷的文章也寫不成,真是的……
寫了冷嘲三部曲系列尖酸刻薄恶搞劣作后,也是時候回到生活的囚籠里去,恢復原本的風貌……

注:图摘自Rosa Park 历史事件,蟑螂则摘自网络。

禁烟区

Smoke Get In Your Eye


笼统来说,这里也算是是禁烟区,是很规范的一种场合,所以也只能以很规范的议论文写法咯,省略了多余的抒情,总算符合‘禁烟’本质上的不讲情理。别见怪。其实这篇是抽烟区的附加段落。

延续上篇话题,来个大反弹…… 抽烟除了会中三万或被告外,还会轻易被人投以岐视的眼神,标签或辱骂为“最x3讨厌”“可恶的家伙”“害惨别人的自私鬼”“不负责任的讨厌鬼”“罪有应得 ”之类,痛之入骨、入木三分的语句似乎抽烟就得罪了别人祖先十八代、或拿着一把菜刀顶在你的颈部威胁你的性命,甚至破环家族名声等之类莫名其妙的遭遇。在这趋向个人主义、人人有自由发言、极度高度强调自我的时代,任何人可以高声批评,做任何标榜个人主义的事情,但就是不能抽烟。

你可以说你有人权去做任何事情,但因为每个人都有不去吸收你的二手烟的人权啊,所以不管你为你的抽烟基本权力斗争去到那里;也不管你的二手烟是否有熏到那些强烈诉求卫生与健康的家伙,也不管你是否真的有考虑过别人或香烟对你来说真的是种需求没有香烟就活不了之类的,总之你就是不能抽。政府说不能,人民也说不。当你的亲友也说不,你还有话可说吗?

 

况且宪法里人权的部分也没列明你可以拥有抽烟的权利,但多年前你就是遭受了政府以前批准大卖特卖标榜着有型有款及可以减轻压力的香烟广告而上瘾;或是为了赚钱养家必须应付主流社会商业活动应酬;为了适应都市紧凑步伐的生活;填补生活的空洞感而一根又一根慢慢上瘾;或已被无良烟商的比尼古丁更甚的化学药物而染上瘾;或为了一只死去的猫、被背叛的恋情痛楚而抽烟解愁。抽烟总有很多没抽烟的人无法想象中的理由,(或者以主流高尚的观点是‘藉口’也可以成立。)

但又如何呢?那是你的事,我们这里标榜禁烟,我们勇于说不,‘不’不止是代表拒绝抽烟,更是拒绝理解抽烟者需求,抽烟者反正就像是一群可以随时被忽视的‘人渣’那般堂皇有理。‘不’的声音语调显得那么工整、规矩、优越、高调及富有集体共识,还带有几分立场坚定的自豪,政府这几年的反烟‘再教育’工作果然是多么的完善、那么有成效。显然再教育完善的并不只是这方面而已,而且还包含了更广的层面,洗脑、填鸭、罐头生产线的工作做的那么出色果然是卓越的建制。

 

凡是有任何可能作出或会导致伤害或影响自己与别人的都是有权利被主流社会所排斥。因此,抽烟族群也沦落为被边沿化的弱势群体。(恐怕咖啡店里抽烟的老安哥们都为悲惨的身世而同声一哭,殊不知人家老安哥老先生这多年来经过多少风浪、多少人生起伏、多少愁苦谁人知,也只有香烟与他们并肩作战、抚慰他们的嘴唇、肺部与心灵。)

这也就是所谓地“多数人暴政”引用大红花论坛里nao与cth_kulai网友的三段文字诠释:

我们不能说多数人的意愿就是所有人的意愿,多数人的利益就是所有人的利益。”

“多数人之所以有可能觉悟提高,是因为一昧压低少数者权益诉求,一是会损害他们对自己的互利性贡献,二是会招致他们的消极反弹。”

“多數人的暴政往往是在於多數不尊重少數而產生,而真正的民主並不否定掉少數人的權益。”


恐怕剛才提及那些咖啡店的老安哥們,即使年老风湿腰酸也在所不惜、义不容辞地站立起身,鼓掌不停,好!好!声四处响起…… 眼角还隐约流淌感动的泪光。不好意思,又要劳烦老人家咯。)

 


越扯越远了。不懂怎么收尾…… 也就放一张图片,算了。

 

 

 


禁烟区

 

偶像派抽烟又不同了,管他什麼禁烟,主流次文化是潮流!!

@#$%@$#&*^$#! 真是大逆不道的家伙!



注:图摘自网络反烟广告。

抽烟区

Smoke

没有点蜡烛请愿的星期天,单独出外晚餐。

 

用膳完后,若能抽一口饭后烟,殊不知那是多么爽快的事情啊。身边一家大小,小的胖嘟嘟的模样,就坐在我对面的右边,是同一张長方形桌子,我们在旷阔的饮食中心内,那里离我住处不远。胖嘟嘟眼镜框大大的小孩,大概小学45年级大,说不定在学校里是个小霸王。他时不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过来,我不懂他在看什么。难道我这一身黑T加破洞牛仔裤,看起来像坏哥哥?不,近一年来她们已改口叫叔叔了,难道像是怪叔叔难不成?==”不,顶多应该说像黑社会小混混才对……

 

我总喜欢在饭后,在饮食中心杂乱的人群当中,抽那几口烟然后一个人静静地感受那喧闹、让四周的吵杂衬托掩饰思绪、然后顺便观察四周以及各种不同身份、背景、阶级,‘奇形怪状’有趣的人们。饭后烟显然对抽烟者是多么悠闲的事啊。可身边这家伙一家人四粒屁股在旁边就这么坐了下来,我眼前的烟灰缸停驻在同一个方位蓄势待发已久,也只好省下钱来不买香烟了。我可不想当烟熏到人家的宝贝孩子、被灌上释放二手烟的坏叔叔。这些年来常常就有这样的困境,即使在相熟不抽烟的友人前,抽烟总也不自在。渐渐地抽烟变得很孤独很压抑的一件事。

 

小时候无法理解抽烟者的困境,这些年开始体会了。抽烟常面对的阻扰,那是多么艰巨的一件事情。更别说到户外活动或在旷阔的饮食中心,总得选一些至少远离那些家人、少女等座位,也曾试过在某露天场合被身边少女不给脸地关着鼻子,问题是小姐,我已经离你有三尺远咯……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抽烟被排斥的状况越加严重、似乎大家都很有公民意识或什麼高尚并且一致的意识般、一抽烟就会有人以不屑的眼神盯著你看。抽烟啊,是被岐视的。我们被灌上了那么不文雅的名称——烟民,人权何在啊~~~况且忘了若在饮食中心抽烟,会中三万啊。啊~~~政府对付我们这些烟民还真的不遗余力。网友列出的禁烟场所,恐怕根本没有抽烟者生存的余地。是的,若你期望在此可找到哪里可以抽烟的指点,那就让你大大失望啦。这篇文章的重点是告诉你抽烟区的不存在,至少在这21世纪末是不存在的。这也许不是一个适合抽烟的年代。

话说回来,人家小孩对着陌生穿着黑T的家伙有点好奇,也实在没什么错啦。只是我还没抽烟叻,你怎么可以这么快就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瞄。连肥仔母亲的视线也转了几下,揪了我几眼。若换作以前,面对着指尖夹着烟草,左耳戴着耳环的我,你那时斜眼瞪我还来得及。好啦好啦,我知道我的右眼在冲凉时揉伤了,一只血丝红色眼睛,但你肥仔也不必这么好奇吧?飞仔与肥仔的对峙的结尾是,飞仔无法抽烟了,肥仔带着不懂是POKEMON还是什麼也许类似NINJA TURTLE的游戏机缓慢地跟在家人后头,走了。

 

不知当年左耳的耳洞如今是否还能穿过?叛逆是否依然穿越那些规律、世故、现实生活呢?

前几天在马家辉与梁文道的讲座上,梁先生才说愤世嫉俗的青年俗称愤青、另一个名字就是——糞青。其实据我看来,糞青在现实中恐怕连米田共都不如,米田共还可以作有机种植。这有机种植我刚好有几位年轻朋友在做着不符年龄的副业农民、那几位朋友以前也好像可算上糞青。离题了。

 

 



我还是活在这样的生活。

 

我还是滞留在这里。还是同样的一個人晚餐、一個人抽烟、一個人逛街。我还是喜欢坐在喧闹中保持沉默,然后抽几口烟,注视那些人群喧嚣、注视那内心的沉寂。我还是有少许的愤世嫉俗、有少许的糞青模样。感觉上也许偶尔被偏见的人们当成不良青年也说不定。

 

我还是偶尔抽烟却从没有感染上很强的烟瘾。烟瘾偶尔来袭,却并非生理上的产生的瘾。我还是依然偶尔在深夜一个人到外抽烟、在住处临近的地方围绕几圈、走过那几条寂静无人黯淡的街、有时候有月光的陪伴,有时候没有。

 

我还是一样对多数的事情无法产生极大热诚,所以即使连抽烟也不会上瘾、唯一上瘾的也许也只有感伤。我还是在多数的时候不知自己这一刻在做些什么,下一刻又该做些什么。有时候迷失在人群中,有时候迷失在无人的街道上。

 

我还是一样坚持着也许不该坚持的事情,也许也是我仅剩余的东西。我左耳的耳洞,也许在经历了世俗的洗礼、现实的冲击种种不如人意的状况下已经愈合了,但我无法确定是否与世界、现实愈合了,我也不知道其余的地方是否也已经愈合了。

 

You’re right. Most of the time, I’mhiding, underneath the smoke in the room.

香烟的价钱上涨了许多、禁烟的地方开始多了也开始发出三万、抽烟变得跟生活一样艰巨外,这几年来很多事情都如此,没有多大的改变。我的习惯也没多大改变,只是有一些记忆早已埋在深处,我没有再去想,无法想起了。

 

 

 

 

 

 

相比多年前幼年时的我,也许算是改变了许多。也许我渐渐已变成或将变成我不想成为的那些人。我已忘了最初的我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附录:

为了迎合正确的人生观,美好的群众主流普及化的道德观与反烟运动,还是有必要列明:

无意鼓吹抽烟,抽烟者后果自负。

 

 



P/S: 然后,也许我得光光容容地如戒烟分享小组般,屈膝而谈后举手,站立起身以一百八十度挺直脊椎,然后昂首呼喊自己的名字,我格雷, 是一位抽烟的可惡家伙!如今已有 三十天又21小时没抽烟叻!!

鼓掌,鼓掌声四处响起。响起。响起。AMEN……

 

 


@#&*!@#$%!! 真是大逆不道的家伙。

注:图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