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水馬桶

Propaganda

行廁匆匆
流了一地
宣言
及時雨
將信誓旦旦的華麗願景
排入
渾噩的夢魘

 

蹲踞茅房
閉門拉肚
肅靜
聽馬桶作響
嚴禁
寬頻聲量
異議死也!

 

希圖把屎化為金
污桶何能納屎
或埋進排污管裡
三百里內
只有肥料無蝮蛇
難保沒有暗湧

 

撲通
煞有介事 掩鼻盜香
一副又一副
手足舞蹈
泰然自若
使勁吹出
廁盤下的鏡花水月

 

完事前
戴上米字手套
從舊日荒野春泥裡
掘出米田共
倒入防腐劑 (英日友好贊助)
哥羅芳 藥膜 乾化
圖個遺臭55年的標本
年年嗅聞
吻出
坑渠佬英勇的不朽傳說
(一併善忘日出
米字旗飄揚時
坑渠佬溫馴的腐朽傳說)

 

每年8月
獨自站立在藍色馬桶前
反复又
反复
抽動
濫情的
催涕的
澎湃的
(猥褻地)
(重塑)民族驕傲的
(充數)善解民意的
一個抽水馬桶 英雄

Photo & Article by Grey © All Lefts Reserved

速. 度

Tree

速·度

时光 偷偷拥抱 你的柔肤
模糊的光影 还攀附
星辰 川流不息
流进黑黯山岭
迷途的夜鹰瞳里


风肆意狂吹
昨夜的雾露
摇曳起舞

那纷繁开叉的往昔
润湿了桐木雕痕

一滩雪的秀发
融化


枝屑空中飘逸
漫天沙尘卷起
花枝招展
某年夏的天晴


探出头来
微笑还带着湿气
微小的幸福感 轻轻漾溢
一翻身
牵动了 思绪
再钻进 土里



尘土 如黯夜星辰
光速的痕迹
残留一地
闪闪发亮 围睹
枯木依然流连
蚯蚓的坟地

22-7-2008

 

Photo Copyright Of Grey

湿气

Wet Sock

《湿气》

吊挂
在潮湿

空气里影子摇晃的橘黄
月光
将唉声叹
拖得长
阴沉地穿过渐黯 胡同

尾随
嘀嗒嘀

晒杆上乌云掩盖的湿袜
滴落

屋檐的泪

渠道微弯
悄挽留那离去的 洗水

只是一江
褪不去的污垢
淅沥沥
丝绒的缺口
为过往 留影
浑沌
长流中
如一场
独自狂舞的节奏
等待 雨停后再等待
干涸

谁为定居而定居
水为晒杆而晒干
我绞尽了
那最后
也许是最后
但未必是最后
的几滴
雾气留下
朝露

谁为温驯而温驯
水位高涨而高涨
我横眼
之前
也许是之前
但未必是之前
的几经
波浪送走
黄昏


文:30-6-2008,图:31-12-2009


注解:
Wet Sock:To describe someone or something as useless. As a wet sock has little use to anyone.

Slang dictionary definition :and wet ragn. a wimp; a useless jerk. (See also rubber sock.)
Example:  Don’t be such a wet sock! Stand up for your rights!  Willard is a wet rag, but he’s kind and helpful.

 

Photo Copyright Of Grey

惡作劇·煙癮·閉目

Nothingness

 

恶作剧
抽空
划一些你看不懂的符号
然后
抱着私隐死去
带着笑意
亲吻佛洛依德

枕边残喘的失意
即将偷龙转凤
引渡
汲汲营营的时空

身躯僵硬如

终可以
沾沾自喜

14-7-2008

 

烟瘾
当荷叶还流淌着弯月
的泪珠
偷偷涂鸦了整套黑夜
模拟 一段思愁的轮廓
星光
点点滴滴 接连
然后卷成
一轮蛋卷
含进嘴里
吞吐云烟

21-7-2008

 

 

閉目

許久
再也沒有一絲光綫

透射

上鎖后

從此

荒謬的 變成荒謬

茍且地 變成茍且

把笑容張開了

張得幾乎可以吞噬

拳頭

把嘲諷拉長了

長得幾乎可以扭曲

眉目


5-3-2009
Photo Copyright Of Grey

红的一场表演

Red Devil

写得笨拙的两首政治诗:


红的一场表演

红得不够血腥
红得不够自由
红得来又不够汹涌
近乎鲜艳夺目
的红
尽是二色旗帜 在挥舞
并非热血的自由在沸腾

也许油田还未干枯
也许血汗被吸尽
烛光依然在化日下挣扎
兽没来自由灵魂却被

当麒麟被囚禁
地底的青春反叛
被隐藏却悄吟唱
金光闪闪的鳞片全被涂上黑
控诉被堵塞在屎坑
被压榨掩声的不满
摇摇欲坠倾泻
滚滚而流

当青春光了屁股
红魔球迷的闷气被驱走
滚动的脉搏 用来
向自由意志
展现狂热的拳头
抑或 掉头就走

明明是青色蓝色
怎么变成高昂的红色
然后尝试掩埋黑色灰色
忘了眼圈也曾是黑色
忘了青春是血染的风采
忘了嘶吼乃是昂奋与愤怒的权利
忘了同是改革路上的打压
同往独立之路多崎岖崎岖

红色暴走族啊
到底是谁在歇斯底里
还是红色鲜丽的道德在火滚

将震耳欲聋排斥在外
红色
唱出了和谐
不是呐喊
而是欢呼
为明日阶台上
飘扬的黑色官服祷告
只是
短暂的红

短暂的歌舞
茫然的一片。。
多么纯粹的呀。


记载
706
午后的一切很
表面上
依然很

13-7-2008  大紅花的國度 BlogkakiU�f
F{%Gn4xF2|6H

回应安那琪的诗歌【今夜很红
而后,安那琪以其一首旧诗 【我在街垒这边等你】回应了这首诗。

备注:以上和以下的两首政治诗  记载2008年 《百萬人民抗油漲大集會 搖滾歌手唱歌露臀 》事件余波。

妖斩

依然霸气十足
困居在神话里头 吴刚
蒙住眼睛砍月桂
在迷茫的黯夜
等待农历十五
或许偷偷狼嚎
不管是蓝色还是青色
紧记
中秋到临时

就别歇斯底里
欢呼还可以

月桂啊月桂
他们啊
殊不知
地底的青春反叛之根
乃是你不死之迷

13-7-2008 

附录:

新闻背景:

Jilat,Mari Jilat

706大集会独立音乐声明

《当今大马》【摇滚乐手脱裤露臀观众反弹 主办单位道歉马上中止表演
《当今大马》【露臀歌手躺地成为封面照片 马来报章图文并茂突出骚动
《独立新闻在线》【群众不满乐手脱裤露臀 险酿肢体冲突及时平息
《独立新闻在线》【演唱时脱裤露臀掀争议 地下乐队认为无需道歉
《当今大马》【摇滚与道德暴民
《当今大马》【独立音乐:人民运动不可或缺的元素


KABURETOR DUNG

MARI NYANYI MENJILAT

Wahai pemuda, wahai pemudi
Jadilah kamu rakyat yang berbakti
Kami berjanji akan tepati
Semua impian yang anda hajati

Rumah yang besar, kereta yang mewah
Semuanya ada di tangan anda
Hidup yang senang penuh jaminan
Jangan bertanya, serahkan pada saya

Jilat, jilat, mari semua menjilat
Jilat, jilat, jilat sampai berkilat

“Macamana?
Ada berani ka?
Ini tawaran hanya sekali braders and sistas!
Apa tunggu
lagi, kami tak tipu punya, Ini real, ori punya! Gerenti kaya-raya!
Mari, mari!”

Jilat, jilat, mari semua menjilat
Jilat, jilat, jilat sampai berkilat

Wahai pemuzik, underground rockers,
Jangan bermimpi, jangan idealistik
Kalau nak kaya, nak jadi rockstar,
Marilah mari, sain kontrak kami,

Nak masuk radio, masuk MTV
Kenalah kamu menari macam kami
Tengoklah saja, Carburetor Dung
Cakapnya besar, tak kaya-kaya

Jilat, jilat, semua nyanyi menjilat
Jilat, jilat, mari semua jilat
Jilat, jilat, jilat
jangan tak jilat
Jilat, jilat,
jubur korporat sedap!

 

~~~~~~~~~~~CUT!!!

备注:图摘自中国电影《红樱桃》,以及网络摘图。

取道

Path-finder

取道

某月
我来到 诗的丛林
钻进 生命的隙缝
寻觅


风扇与 涣散吱哑地

整个黄昏午后
鱼缸里僵硬
的腐蚀
事件中
所不被告知

不被告知

生命荒诞的圆  寂

某日
我取道 诗的葱绿
击破 规律的泥封
破蛹


键盘与 厌烦狂响地
一室盲碌办公
浮躁的衣领
耗尽空
调呼吸

冰冷地安抚
无法安抚

被上依存的冷  汗

—— 2008年某月某日 刚启程就迷失在詩之丛林中,从此停滞不前……

Photo Copyright Of Grey

街道上的人们,请等待我的归来

Mansuh

一脸呛鼻烫眼流下男儿泪
不为哀悼
民主
只为声讨
自由

漫天烟幕水柱四射
不为内安
而为强权、军令、恶法

闪躲浓缩的化学水炮
只为了清洗污黑的黯廊

宁含住大量盐砂
绝不吞下冤气与不公

蒙住的鼻子嘴巴
只为了呼吸说话

潮湿面巾掩住的双眼
只为了看清
前方

跨出的脚步及
逃离的步伐
只为挺身而出

她身上的呛痛红灼
只为了见证
红头黑身巨獸及傀儡

响彻云天的呐喊
只为了下一分钟的宁静

(当然
如你所料
心中那股愤愤不平
不会被浇熄)

来吧~
黯房是蚂蚁的窝穴归宿
何止438 何止589 何止801
只怕甘文丁的砖瓦
被挤爆

街头上向盾牌堡垒昂首前进的人们
请等待我
有朝一日再度
归来
重聚

备注:原本前往怡保拍摄民运纪录短片,由于时间紧迫却不愿错过这次大集会,临时转换行程,巧妙地避开阻塞,背着沉重的背包及器具渗入公共交通人潮中,赶去了吉隆坡SOGO,及时纪录了红方长舌巨獸开始喷射口水及烟幕重重的红头武装维京蛮人开始抽雪茄点蚊香的几分钟片段,再赶回去怡保拍摄,由于友人明早继续前往豆蔻村支援及拍摄,片段暂未能读取及上载… (图片暂摘自当今大马。)

延伸阅读/详解

注:图摘自当今大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