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文學藝術觀

BobDylan

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的劇作家不計其數(蕭伯納和達裡奧-福等人),哲學家(伯格森和薩特)、社會學家(羅素),歷史學家和詩人也不少(哪怕是政治家如丘吉爾),有些人卻質疑流行樂創作並非文學……

詩人可以得獎,具時代性的詞曲創作音樂家為何不可? 繼續閱讀

有關叛逆與捕手

 Catcher

 

首次讀麥田捕手是去年8月中旬的事;年齡早已過了青春,但不確定自己是否依然反叛。若有什麼書籍適合叛逆或憤世青少年閱讀,沙林傑的麥田捕手備受推薦,當之無愧。

對名著早有所聞,恕我少小不讀書孤陋寡聞,基於麥田兩字,幾乎令我誤解為書寫田野童年之類的青少年小說。麥田捕手講述叛逆少年侯登輟學遊蕩的心路歷程。

無獨有偶,從少年時直到前年的漫遊旅途上,我偏愛“倒戴鴨舌帽”,除穿戴方便無需梳理頭髮外,視野遼闊且易於攝影;回國內後偶然穿戴,曾被思想保守者說成“長不大”或當成“玩世不恭”。直到讀了此書後才知道,原來倒戴鴨舌帽竟出自麥田捕手的少年侯登??!

 

青春傷疤

有點遺憾的是,年少沒多讀幾本書(基本上似乎也沒購書閱讀的奢侈條件)叛逆期間沒能接觸麥田捕手,否則我大概會為——“竟然有作家理解少年反叛心靈,並為我們寫小說”而稍微感到欣慰。即使去年讀了小說,也有久久無法言語的悵然。

麥田捕手牽引出那些顛簸流離與長期處於憤懣的青春,那些血流不止而隱隱刺痛的記憶,也許經過這些年與麻木的拉鋸之下僅剩餘一點點知覺,不去盤算還幾乎記不起來的大大小小一身傷疤。(一些人的青春也許僅留下青春痘痕,而部分人的青春確實充滿伤疤,很遺憾地,我兩者兼得~)

當年生活較貧乏,各種資源閱讀資訊的接觸相對有限,成長歲月中也沒有所謂比較睿智的“捕手”牽引。國家經濟人文發展失衡,城鄉社會弊端盡現的同一個時代背景下,近幾年才發現部分同輩的叛逆者都曾在類似的生活現實窘境中一路跌跌撞撞,走過一處黯淡又見一陣刺目光渾,復又漸入幽深,周而復始,逐漸倔強起來。而今也沒有所謂走過來或走不過來,只因生活仍行進中。感覺上,近年來的社會經濟起飛及普遍家庭相對富裕下,85後乃至0字輩的青少年,與我輩所面對的那個時代社會經歷及認知,自然也有所差異。

繼續閱讀

東莞森林:幻滅的不歸路(18禁)

DongGuan Wood

 

東莞森林:幻滅的不歸路  18禁(加長版)

去年世界各地書市掀起一股情色風暴,美國無名作者憑部情色三部曲《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旋風式橫掃女性讀者;亞洲方面,則有堪稱香港出版社神話及港人最火紅小說——向西村上春樹前年在高登討論區連載而竄紅的成人小說《東莞的森林》獨領風騷,隨後出書更拍成情色電影《一路向西》。

向西村上春樹的成名經歷,有著異軍突起的奇幻色彩。據聞這位名不經傳的80後匿名作家,靠著一次北上嫖妓的唯美感傷經驗,發洩了性慾,抒發了情懷,尋得了久違的溫柔,也就那麼一“炮”而紅,连網友都未免吐槽:“叫雞叫到出書,你都算犀利。”

東莞森林裡有些什麼?—— 兒童不宜,95後禁!

“很有阿仙奴的味道,不斷在禁區外圍猶豫地猜來猜去”諸如此類語帶雙關的情色句子,難道你要在父母陪同下或讀書會大聲朗誦?另外,高舉貞潔牌坊遊行的衛道人士;不曾拋掉乳罩,追求性高潮的某些女性主義者;帶著隱形貞操環,反對婚前性行為的清教徒;無視兩情相悅,將未成年性行為看作罪惡滔天淫褻不堪的婦女組;連理髮-藝人戶外表演都男女授受不親的回教黨領袖;視性愛自由如洪水猛獸-滿腦子道德批判的某些左派社運正義之士;別勉強自己,不好閉上門自我慰。

通往風塵的列車

一名25歲港男搭上和諧號列車,北上東莞尋歡,有什麼睇頭?“北嫖”——戲肉當然是嫖妓這回事。作為人類歷史最悠久行業,肉慾買賣盛行至今固然有其形而上的存在因素。回看大馬,男人同樣向北,找尋溫柔鄉;尤其住北馬泰邊境城鎮的男人,另也大有乘客從新柔搭上情慾列車北征,不是常聽說許多男人淪陷“泰溫柔”——每週北上,流連忘返——乃坊間成年叔伯茶餘飯後不停流傳的風流韻事。

8字輩以上男青年也許比較能意會其中境遇,畢竟文中一些粗俗低劣的色情字眼,年輕少艾也許看得臉紅耳赤。娼妓這回事,美國特工/總統保鏢都把持不住,何況是乳臭未乾的青少年?不好荼毒人家父母的寶貝子女,免得少男建立了十數年純淨潔白的道德及愛情觀,在打一兩次冷震的剎那崩潰,釀成社會道德敗壞淪喪。

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近來被90後文青視為閱讀潮流廣為追捧,赤子之心終究比較合適憧憬致死不渝的悲劇性愛情、緬懷青春的逝去、悲嘆成長的滄桑悲涼、感慨事過境遷的悵然、宣洩似有若無的情慾抑鬱、迷戀自盡死亡的飄渺氣息;抑或傷春悲秋顧影自憐,寫幾篇自憐自艾,只差沒割脈之悲情悼文。

繼續閱讀

寻找牧羊少年

Alchemy

圖 1

贤,还记得吗?那一年,你离开槟城前,送了我你那本牧羊少年之旅,不久后,你与友人前往东南亚旅游,后来回去了柔佛。我记得读完这本书后,曾一度被此作品鼓舞得莫名激动,也顿然明白你送此书的用意。如今这本书还在书箱中,偶然取出,翻开页面时,掉出了一张字条……

字条上面写着两段文字,应该是从书中摘下的笔录吧,其中写道:

“朋友,可以是有意义的,也可以是以伤透人的东西。 朋友,可以是一辈子的,也可以容易被人遗忘的。” 
“每个人,在他们年轻的时候,都知道自己的天命。那就是一直想去做的事。在那时候,每件事都清晰不昧,每件事都有可能。他们不会害怕作梦,也不畏惧去渴望生命中任何会发生的事物。然而,随着岁月流逝,一股神秘的力量将会说服人们,让他相信,根本就不可能完成自己的天命。” 

 

我猜那是你的字迹,是吧?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