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文學藝術觀

BobDylan

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的劇作家不計其數(蕭伯納和達裡奧-福等人),哲學家(伯格森和薩特)、社會學家(羅素),歷史學家和詩人也不少(哪怕是政治家如丘吉爾),有些人卻質疑流行樂創作並非文學……

詩人可以得獎,具時代性的詞曲創作音樂家為何不可?

與曲子相容的歌詞且敘述的是時代精神社會意識,其詩性語言形象形式結構,很顯然比許多現代詩更具詩性,豈不是文學?豈不是更純粹的詩人?

再說流行文化,文學/劇作家莎士比亞劇作在其時代也是流行文化,狄更斯,契科夫,福樓拜等其它文學作品也不見得是小眾的,在當代而言,文學的藝術性從不曾因為流行而貶值,劇作家的作品也不會因為推廣到眾所周知而有所貶值。

當我們談論文學時,我們在談論什麼?

其實我一直質疑,何謂文學?何謂純文學?這問題恐怕大多數本地縱橫文學獎自詡深諳文學作者都難以準確闡述,更甭談那些滿口文學的文青/偽文青。哪怕今天是劇作家得獎,那些文學至上主義及文壇盲目崇拜者(搞不清楚狀況的文學青年)可能也會唉呼亂叫…… 

劇作和歌本身就具有文學性,略懂藝術歷史即可知道劇作與歌,劇作與文學敘事,詩與歌關係淵源流長,哪怕是詩及小說敘事都和劇作歌謠(劇和詩的伴奏吟唱,詩及文學的音律結構)有著密不可分的唇齒關係。舉例:敘事可以是文學,卻未必都是文學類;文學可以是敘事,卻未必都是敘事類。這簡單說明了跨藝術類型的互涉和淵源。

如果言及文類形式價值,說歌詞創作語言藝術結構文學性不足,如要比較起來,相反地,我覺得散文是最矯情和鬆散的了,是隨筆遊記私我抒情文書信通告議論評論等。如果散文家獲諾貝爾文學獎我會覺得更不可思議。西方的散文(Prose)泛指不具特定音律形式的文法,從不曾歸納入西方文學史文類中,中國文學史也頂多只是作家旁通的隨筆遊記書信等文體及文類。近代順應文學獎所趨,硬硬要賦予高尚的文學價值及形式,還要探討寫實與虛構……(任何的文章即便是私我抒解的部落文都是散文,散文文學獎因而顯得格外奇異,為何投稿/參賽的散文是具文學性,不投稿的“散文”不具文學性且不被承認的,所以變相地,私我寫作必須自行攤開來放入公共注視及評價,被評審被傳閱(恍如私我被文學狗仔隊評鑑)方能成為“文學性”,這也是虛構性散文動機目的性之私我驗證糾結的問題本質——散文文學性本質就是私我攤開來給予公眾注視。散文私我寫作與小說及劇作基本不同,前者可以是私密日記,後者則需要讀者觀眾才能誕生意義。)

另,總覺得真正精神意義上的純粹詩人是不參賽競技的(Dylan本身拒絕承認詩人稱譽),比如李白白居易等,你不會預期他們為了成為詩人頭銜會去參加文學獎或狀元科舉貪圖或競逐世間虛榮,古代詩人之所以為詩人,除詩文形式的技巧掌握外,大多是厭倦了官場名利退隱的情懷抒發(私我與大我),這跟現今被評鑑為詩人還需要紙上競技投奔各文學獎獲取權威公認顯得多麼矯情悖違(被提名被銘記是另一回事……)

不思考文學的藝術價值,卻以文學獎或傳統文學規範的文類認知來評價何謂文學何謂非文學時,就顯然自曝其短。可悲的是,本地文壇不少高舉純文學卻實際上只懂得文學獎文類規範者(被文學獎洗腦規範了,藝術本質上的革新和质疑精神蕩然無存,文學價值論述很大程度上也是以各大文學獎孕生的作家作品為指標),大多數連文學與文類學都傻傻分不清楚。

套用一句網友*廖偉棠文章:

“诺奖消息一出,最受“正统”文学观念荼毒的老一辈中国写作者、读者怨骂连连,表示不能理解,这于我完全可以预见,因为鲍勃·迪伦和他们生活、创作在完全不同的维度上,即使他五十年前所写的诗歌,内里承载的革新和质疑精神,都远远超越今天的保守者上百年。”

 

 

注:* n年前在臉書因影評交流認識時並不知他是詩人作者,至今也沒差,我仍單純視之為網友。

當然,我非文學作者亦非所謂被認可的“詩人”(甚至曾被本地某詩人嘲謔:“你以為詩人這麼容易當"),雖然我也創作歌詞也塗鴉部落文,藝評影評詩歌和小說寫作,因而僅僅從藝術領域和藝術歷史賞析角度上淺談文學,在音樂創作理解上淺談諾貝爾文學史。

#典型文學至上狹隘觀  #何謂純文學  #文學不是文類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