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記:傲慢與偏見

Reply

野火記: 致給年輕知識分子們

傲慢與偏見

此文作為回复某篇部落文的回應,在此記錄下來。

後428這篇文章的立意,若是為了重審檢討集会到底证明了什么?民主意识有获得提高吗?需不需要另一次的大集会?覺得首先必須釐清幾項事實。

這裡的論述雖引用後428的文章拋出的疑問為題,但並不只針對該篇文章或人,而是包括借鑒反駁其他類似論述的意見聲浪,若我也犯上以偏概全的傾向,請多多指教。

1。如文所提,“只有非民主国家的政权是通過一波又一波暴动才被推翻;”

以此為例,難免令讀者認為,這文的對於該次集會的目的/想法,預先設定先入為主的觀點——集會是為了想推翻政權,這是個巨大的謬誤,更是誤導。將該次集會與中东茉莉花革命的集会並提,更是大錯特錯。對集會訴求進一步理解作出恰當的批評,才是真正的理智評語。

2。“人民通过行动表明的立场是要么通过pilihanraya进行改革,要么将不满带到jalanraya,但这是正确的吗?”

若選舉制度存在著巨大的缺陷及被當權派利用,那麼要針對選舉制度/要求當權者改善制度,是否也通過所謂的充滿缺陷的”民主選舉“才能進行改革?將黃潮的8大訴求看待,就是要求改善不公正的選舉制度。

3。“集会显示出我国的政治意识形态至今无法跳出族群的框框。”

這一點,作為讀者無從得知論點何以依據。若指集會現場發生所謂的族群意識對抗之類,唯恐是個巨大的謬誤。

4。“虽然活动名曰静坐抗议,但显然集会者的情绪无可避免地遭到强烈渲染。”

這一點大概也犯上同上的問題,所指的集會者情緒無可避免強烈渲染的指向集會者的幾巴仙?渲染的原因何在?被霸權強暴對付還是遭反對黨慫恿?這點也是個誤導及謬誤,事實上,所發生的事故狀態,並不能以以偏概全,更不能一概而論。

5。“只能通过网络和媒体报道大概了解当天的状况“

而下定論,或擁有預設立場的假設性,那是有違事實,姑且不談媒體背後的政治操縱(主流電視媒體一面倒的渲染集會暴力,結果只佔一小撮人的躁動者,就變成了 ”顯然集会者的情绪无可避免地遭到强烈渲染“的事實,到底情緒被強烈渲染的是集會者還是盲目讀者/評論者?);就談即使以網絡上所拍攝的照片顯示,暴亂的一面。再中立的媒體,唯恐也將新聞焦點放在暴亂畢竟那才是勁爆新聞,況且某些事實無論是文字或相片上片面攝取,都無法出示的,比如:人數比例上的實據,如何去定論現場的狀況?多少人參與了情緒強烈渲染暴亂?而沒有考量這些事實數據,而妄下定論,唯恐不符合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

6。”集会一开始要撮合要求干净选举机制的黄派还有反对稀土设厂的绿派一大票人就已经给予人们一种“青黄不接”、动机含糊的印象。“

所謂的民主的意義在於,順從多數人意願外,並且必須維護少數的權益。綠色集會是訴求政府服從民意的意願,淨選訴求清廉公正的民主選舉-真正的順從民意的選擇,這兩者本質上的動機含糊麼?還是我們的年輕知識分子傾向質疑及立論多於深入考究?

實事求是,所謂選舉制度的問題,就拿上一屆大選,選舉制度的劃分選區,選民的轉移支配,幽靈選民的爭議性,郵投選票的爭議,308執政黨總選票僅僅得50.27%(包括東西馬),仍然能佔有63.1%席位。未來的選舉,會否有一天,國陣僅取得全國選票45%甚至40%,仍能穩坐政權?公民社會要向政權提出有前瞻性訴求,預防腐敗濫權;還是要亡羊補牢再來個茉莉花革命?

 

淨選聯盟八项诉求”是:一、选民自动登记(允许所有年届21岁的合格国民自动成为选民);二、改革邮寄选票(允许拥有合理理由无法回乡投票的合格公民,以邮寄方式投票);三、使用不褪色墨汁(杜绝幽灵选民);四、公平接触媒体(确保主流媒体不偏袒任何政党);五、竞选期最少21天;六、巩固公共机构(确保选举委员会、反贪污委员会及警方的独立性,挽回人民对这些机构的信心);七、制止贪污;八、停止肮脏政治手段。这八项诉求,完全是针对现行国家议会选举发生弊端而提出的合情合理的正义诉求。

7。”人民的民主意识有获得提高吗?“

子非魚 焉知魚之樂?許多年輕一代的知識分子,認為網絡上人多勢眾廣泛傳出去的各色各樣的批評浪聲視為主流,並看作為等於=出席集會者,並以此認為多數參與的集會者都是人云亦云貿貿然參與,並以此覺得 ”缺乏民主教育的公民社会“,這種論述嚴重缺乏理性。因為網絡上”反對派“人多勢眾並不代表集會者人多勢眾,將全國人數/種族等比例而言,事實是集會者是屬於少數及非主流。

需知出席集會者,除了出席集會的勇氣,並且必須為自己的立場及人身安危作出考量,從言論到質疑到立場到支持到行動到現身集會現場的公民,並非一日之思。這預先假設恐怕也太低估了國民(無論年小老幼)。這是許多所謂自詡知識分子的年輕人所犯下的嚴重謬誤,因為在比例上,難道能衡量出集會者多少因支持反對黨上台而來?多少了解選舉制度的清潔透明對於政黨輪換的重要性,對於民主公民社會的重要性?前者是相信政黨來制衡,後者相信公民社會能發揮輿論制衡功效,集會者的民主意识裡是否還沒有西方的政黨輪換?不見得。

選舉若舞弊,何來的民主公正選舉,不訴求公正選舉而繼續迎合不公正選舉,又何來的公民社會?若將網絡上的評擊聲浪看作為主流,恐怕也是謬論;因為因各種原因而噤聲的還是大多數主流;寧願相信偽善選舉制度而不尋求訴求的權利,不大情願相信人民有理智也有不少數。

8。筆者提及”西方的政黨輪換“,政黨輪替及雙線制,對政權而言也許是新鮮知識,對我國公民而言並非什麼奇葩,這種立論的前提,乃在於出席集會者的多數是為反對黨慫上台而來的,而非要求公正選舉而希望下次選舉中拉下腐敗政府而來的,這兩者均不是什麼深奧道理,但我國某些知識青年恐怕寧願選擇冷眼旁觀,情願認為其他人衝動盲目及”公民社會“的虛假,多餘寧願相信以身體力行的集會者兼具價值判斷。寧願相信集會者參與暴亂,多餘說服自己參與或沒參與,各有立場無需尋找理由。

所謂的置身事外採取冷靜分析的獨立思考或質疑態度,是有必要的。但若連資訊來源的真偽都難分;媒體操作的背後因素都沒有衡量清楚的話,在事實上無法盡其所能全面的考究,在政治機制博弈上的背後策略意識,那麼您的論點論述的武斷,恐怕落在的類別,只能是……

 

 

傲慢與偏見。

 

 

 

 

 

p.s:

 

此文並無意針對任何人,只不過我確實聽及讀了太多所謂以旁觀者清姿態,如为不同的爱国方式——默哀後428,作出各種預先假設,卻沒有秉持科學態度、實事求是,深入考究、追求事故真相的謬論,無法接受之餘,也無奈沒人去辯駁這些說法,當然那純粹是個人觀點使然,而每個人都擁有表達的權利,不同的立場有發表及反駁的權利。

介於此,讀多了他們的論點,都難以讀出什麼對惡法霸權壓制施展建制暴力的嚴厲批判;更多的是對集會者的嚴苛標準。也許未免有些人認為”鎮壓是合理的;集會者因為暴動因此是有罪的,人民威脅了政府,遭對付不應該,但他們遭到如此下場也有責任。人民威脅警員,若獨立廣場是個活物,恐怕人民甚至威脅了它,人民威脅了政府因為他們計劃遊行推翻它等,看似合理的謬論,然則卻錯漏百出。真令人懷疑到底是人民在威脅政府的安危,還是政府在威脅人民的安危?(那麼下一篇,也得發發從我的觀點看待的立場,價值判斷是讀者的權利。)

有者既然明白淨選聯盟的訴求是怎麼一回事,都懂公正選舉的必要性,何以還武斷並且扭曲誤導事實,將出不出席集會者劃分你我,妖魔化集會者或嘲笑不出席集會者?所謂的懂與明白是怎麼一回事?若那都懂,都明白,那麼只能說,寫時事部落文純粹是……放屁宣洩。

 

體現的只是

傲慢與偏見。

下一篇將闡明我作為參與者所見證的事實及立場。

 

5 則迴響於《野火記:傲慢與偏見

  1. 事實上,對集會者判刑的,恰恰是兩篇部落文的論述。

    不鬧事者並非”打壓民意的一群“,他們同樣崇尚自由,更主张和平,他們只是認為集會是暴力的,否定集會的合法性及正當性,甚至評擊及抹黑參與的集會者,他們只是無法提出更佳的方式表達輿論,不僅固步自封,還對表達輿論的集會者施加批評,如此而已。

    這文的原意,並不在於說服,“不主張集會者”,而在辯駁於“不鬧事者”評擊集會是不理性及暴力,及集會不合理及不正當性的說辭,並闡明及釐清所謂的集會是否暴力?集會是否必要,此文後,還有兩篇,野火記分別對這個論點探討。

    (另外,靜坐與絕食,有何不同?若甘地的非暴力不合作態度(對法令採取不合作的行動,其中也包含了遭到鎮壓的集會遊行及絕食等http://baike.baidu.com/view/254416.htm)是和平的話,那麼,為何大馬人民428被禁止靜坐,而集會遊行為何卻是暴力的?)

  2. 格雷,意见分歧不等于原则分歧啊!
    仿佛你的假设,对我甚至对moppeng判了死刑。
    或许,你可以先去了解一些事情,再看看我写给你的信。

    无法提供密码,可以试着解读。

    http://cforum4.cari.com.my/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39240

    http://www.malaysiasini.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view=article&id=7642:-5&catid=42:2011-06-23-20-46-45&Itemid=71

    格雷,如果428集会只单纯为八项诉求,在集会前的两周提呈国会的特委会报告已提到八大选改诉求的其中7项,只有21天竞选期未纳入在内。我比较想知道你的看法是,这场集会是否非办不可?

    • 不管是詞不達意,意義分歧還是原則分歧,立場是每個人有權選擇的,中傷或鞭撻立場迥異者並非我主要的目的。我所評擊的,主要在於 理性思辨能力及價值判斷上,錯誤引導及扭曲事實上。(在這時事立場上,我無法認同,甚至採取強硬措辭,但不代表這影響交情,在其他非關事件上,大家還是老朋友。)

      【国会特委会报告】是一份由各政黨及獨立人士組成的特委會,還有全國聽聽證會後建議的報告,你的鍵連中也指出,民联三名国会特委会成员准备的少数派报告不被接納,該份少數報告抨击选委会无法保证第13届全国大选使用的选民册是干净的,同时也提出5大建议来解决选民册的弊端。

      但問題是,選委會是否採納了那份国会特委会报告的所有建議並作改善選舉制度了呢?

      如早前所述,公民社會並不止是仰賴政黨來解決問題解救社會,公民社會更能直接向政府表達意願及輿論批判施壓,人民是逼不得已才需要超越政黨及其它管道,直接走上街頭表達種種不公如萊納斯及淨選公平選舉等課題不滿,其意義不是在怪政府或推卸責任,而是在施壓輿論,訴求政府聽取民意對政策等盡快改變及改革。這恰恰是履行公民社會直接參與輿論督促政府的責任,不單單仰賴政黨或執政黨。

      以下是最新公民社會再次將輿論施壓於選舉委員會的新聞。选委会到底已经做了什么来落实国会特委会报告的建议,以及净选盟的8大诉求?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10734

      选举改革国会特委会提呈报告至今已经6个月,但是净选盟的8大改革诉求仍未获得选举委员会的全面接纳和落实。因此,净选盟将在本月13日举行一场“8大诉求演唱会”(Konsert Bersih 8T),希望把舆论焦点和压力重新转到选举改革的课题上。

      净选盟联合主席安美嘉今日在记者会上表示,“国会特委会报告是在今年4月出炉,至今已经6个月。选委会到底已经做了什么来落实国会特委会报告的建议,以及净选盟的8大诉求?

      • 一年若超過2/3次同樣目的的大集會,恐怕惹起諸如不鬧事者的強烈反感,關於演唱會部分,對筆者而言,嘉年華有嘉年華的主張,沒太大意見。

        本文強調的是主張—— 集會並非盡如不鬧事者所言的暴力。

        • 巩固公共机构(确保选举委员会、反贪污委员会及警方的独立性,挽回人民对这些机构的信心);公平接触媒体(确保主流媒体不偏袒任何政党);停止肮脏政治手段。改革邮寄选票,竞选期最少21天。

          讓年滿20歲的大馬公民,提早登記為選民的建議,沒有。428到現在8大訴求做了幾項?硬體上有不退色墨汁。
          改革國會特委會提出的32項選舉改革建議中,已確定在來屆大選落實的建議有11項,如採用不退色墨汁的點墨投票等。
          http://www.sinchew-i.com/sciWWW/node/332379?tid=1

          選委會將在下屆大選落實的建議

          1.採用不褪色墨汁
          2.允許殘障人士在可靠人士的陪同下協助投票
          3.制定新條例允許提早投票
          4.允許新聞從業員成為郵寄選民
          5.選委會持續清理選民冊,確保選民冊資料更新和具有權威
          6.除了與大馬微電子系統研究院公司合作,也持續與國民登記局、大馬皇家警察部隊、大馬國防衛隊、外交部合作,以處理登記和清理選民冊
          7.執行展示附加選民名字長達14天,並增加每人可反對的人數從10人增至20人
          8.改善投票站的佈局,確保投票程序透明和保密
          9.在提名日廢除反對時間以及候選人退選期限
          10.競選期限最少11天
          11.優先給予選委會職員成為郵寄選民和可在其他選區投票
          http://www.sinchew.com.my/node/263877?tid=1

          首相說:【现阶段,政府并不打算让选委会附属于国会,更不需要向国会负责,因为过去50多年来的选举,都证明了选委会的公正性。】

          http://www.ntv7.com.my/mandarin7/local-ch/11_1349693161.html
          ————————————

          回應:這幾年來各種各樣的委員會報告書,出了幾分?被執行了幾分?國家反貪稽查局報告書,被執行了嗎?各種皇家獨立委員會對於集會暴力等各種各樣的行政偏差調查是中立?是否最終落實了所有報告書,還是書面僅僅留在書面上,最終所謂的皇家調查總落得不了了之?

          我覺得你要搞清楚,選舉委員會不附屬於國會,附属于首相署,親政府的機構,是否獨立?今天的特委會報告,是項建議,不是由選舉委員會擬定的政策,選委會只需向首相署報告,不完成的報告建議,或選擇性完成某些建議,是否都視乎首相署的意願及政治利益?

          還是報告只是用來安撫選民的政治伎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你來訴求什麼,就隨意應付了事。這是普遍民眾的觀點,也是為何多達10-20萬人民聚集那裡,因為多數人民不僅冀望政府改變,公民社會更是需要督促及谷催落實改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