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辯護的年代

Defendant


我知道菲先生是無辜的。

……但沒有辦法,也無能為力。自從司法制度經過大肆的憲法更動改革後,公家的秘密警察把他帶走的時候,就幾乎公然判定了他是有罪的。

唉……這也怪不了誰,只能怪他自己。誰叫他在公共場所高呼喊冤,公然挑戰法律,批評司法不公。

然後那天晚上,就有公家的人把他帶走了。他們首先給他戴上那個“囚狗型”口套,他什麼話也來不及說。­話說那個囚狗型口套——近年來的發明,對危言聳聽的叛國賊最有效,並且在坊間起了很大的警戒效用。

關於囚狗型口套的傳說,坊間都流傳著各種版本。有人說,那是40年代由一位德國鬍鬚佬發明的。也有人說,那是國家禁片《沉默的羔羊》裡用過的口套。不管他們怎麼說,口套的威嚇作用的確達到了。每次秘密警察在拖走叛徒前,那些民眾總可以遠遠望見,他們從一個珍貴的箱子掏出口套時,大眾要不瞠目結舌,要不驚嘆連連……

他在廣場呼喊的目的,我調查過了。他只不過,是為了給朋友喊冤。

事情是這樣的。

前陣子,國內唯一的那家報館,連續幾日接連刊登了的一些頭條新聞——反對執行公共社區及網絡安全監視系統的人士紛紛是國家叛徒,並且侵犯人民共同利益……

他的鄰居也就是我的鄰居——麥先生,讀了報章後,就寫了封密函,致給秘密政治單位,通知他們所謂的叛徒密黨藏身之處。

所謂的密黨這回事,誰也搞不清楚。

我只知道,最近政府為了颶風來襲而防範不週,海岸一帶的居民都遭殃了,造成幾個村落被淹沒,死亡人數不詳,不詳是因為消息封鎖了,這事情紛紛被公關單位蓋了下去。

因此,此時卻鬧出一個所謂的亂黨事件。

亂黨在10年前曾發生過,那時國會剛通過修憲議程,一時之間,坊間的反對派人士紛紛被捕,警方下達了逮捕令,甚至所有公共場所都實施戒嚴,到底有多少亂黨被捕,不得而知。

但自此後,3年間斷斷續續,還是不停傳出有人在人間蒸發。

法庭上總有一大群囚犯等著審訊,為了節省時間,司法程序也省略了。後來幾位為了辯護犯人人權的律師也聯同與被告者齊齊被捕去了。

據說他們抱有議程,都是聯通亂黨的地下組織會員。5年前,司法制度裡邊犯人只有自辯的權利。這事情是由律師公會主席被捕開始,接著政府發現,幾乎所有律師公會會員都曾和亂黨分子碰面或聯絡,在一夜之間,執政的各成員黨派一致通過修憲,律師權限基從此被撤除了。後來,前律師們紛紛上街遊行,騷亂國家治安而幾乎全被捕進了牢房裡,其餘一些則被逼與政府簽署協議忠誠宣誓書,繼而遵從公家指示紛紛改行去了。

期間也有一批知識分子走上街頭,但他們的踪影無論在新聞上或坊間皆銷聲匿跡了,報章及電視新聞上僅有大量叛亂滋事分子破壞及危害國家公共安全而遭逮捕的資訊。不久後,教育部長宣布,大專學府裡的大學生也同樣必須簽署忠誠宣誓書,否則將失去深造的機會,違反者更將被送進公共勞改中心。

陸陸續續的逮捕行動掃除亂黨,人人自危,輿論也逐漸被“平息化”了。

話說回來,麥先生那天忽然出現在每週日全市人民出席的“公共城市集聚日”廣場平台上,他高舉起右手食指,指天戳地大罵那些叛徒,為了逞英雄,騷亂國家安危,……云云。

隨後,手指一揮,那個姓孫的鄰居,就被幾個手臂上綁著徽章的“文明守衛”拖了出去。他隨後又揮指了幾個人,他們也紛紛被拖了出去。隔日,報章頭條又是“叛徒騷亂國家”,罪有應得,副文標題為,英勇的麥先生見義勇為,獲頒本月份最佳模範良民。
孫先生被拖走後,菲先生與麥先生交情甚好,便為孫先生挺身而出,私底下與麥先生商量但不得要領。

無計可施之餘,菲先生不知怎麼,從哪兒冒出了荒唐至極的想法,他竟然選在“公共城市聚集日”發作……那日,作為國家良好公民模範的麥先生被邀請上台,主持帶頭朗誦總統的詩歌;詩歌朗誦完後,大家又唱了一首,全民團結和平擁護國家。

唱完後,我遠遠望見菲先生沉鬱的表情,他忽然朝向廣場的舞台走去,然後就停在了舞台前方,見到這一幕,莫說是我,連大眾都幾乎目瞪口呆。

我身邊的妻子祈禱,希望他不要張開口;但他在那站了片刻後,最終還是開口說話了。他嘗試向麥先生說道理為孫先生辯護,他搬出一大堆理論及事實嘗試說服麥先生,孫先生的無辜,結果,另一名居民協會的鄰居葉小姐領頭痛罵他公然侮辱冒犯他人,高呼叛國!

群眾湧動紛紛圍剿指摘並告發了他,於是公家秘密文明守衛,不知在什麼時刻從四面八方出沒,迅雷不及掩耳地給他套上囚狗罩,便拖進牢房裡去了。

他的罪名是,激烈言語冒犯國民安危,最初以煽動禁忌法令及和平法令之下被控,隨後檢控官卻在上庭前修改控狀。

今天是上庭日。基於沒有人辯護的立場下;他的自辯,很快的被法庭宣判為藐視法庭及污衊國家,意圖顛覆國家領導及社會和平,侵犯及危害人民安危。結果法官最終對他判刑為——叛國罪。

我是法庭通譯員,警衛在給他脫下口套及重新戴上囚狗套的時間,400秒,我記錄在案。別問我意見,政治那碼子事,我這等普通平民理不了那麼多…… 若是硬要我說……我覺得……他也……是罪有應得的,誰叫……叫他公……公然知法犯法……法?

今天不知怎麼,法庭內的冷氣似乎故障了似的,室內一股鬱悶及霉味的氣體一直漂浮在空中揮之不去。囚犯多得不計其數,報告記錄表格的規範樣本很快就用完了,我唯有從抽屜中將6年前的報告記錄規範樣本取出用來填寫,突然發現表格上面竟然還有結案成詞這一欄,我頓然驚慌失措,頭冒大汗之餘,趕緊四處張望,注意法庭上的警衛及攝錄像頭的位置。

許多年前,在律師辯護的功能被解除後,所謂的結案陳詞就已經變成了歷史文物,但出現在這個舊記錄表格裡顯得突兀。

我只是吃公家飯的一個小職員而已,上蒼公然這麼作弄我?現在,手掌上的汗珠竟然已把這一大疊的表格沾濕了一部分,怎麼抹也抹不幹,我唯有偷偷裝著若無其事地繼續填寫。

我在法官判刑後猶豫了好久,最終還是在菲先生的結案成詞的那一欄裡,悄悄補上了一句,我盡所能把字眼寫得很小,幾乎肉眼看不到,8個字:

 

 

“這不是辯護的年代。”

 

 

 

31-10-2012 隨筆。 pulp fiction廉價小說系列。

 

12 則迴響於《這不是辯護的年代

    • 呵呵,向來對於寫作必要性的存在感與期許很低,很多時候,亂掰只能是靠一時手癢,亂掰還是得尋找亂掰的理由與衝動。

    • 動物森林?動物農莊?你說的是我的另一篇吧?呵呵。
      其實想不到你會喜歡這篇,更別說推薦了。不知怎麼,發現此文被推,自覺有點慚愧,這文幾乎是無需動太多腦細胞,隨手就掰寫出來,彷彿從記憶中虛構出來就成形了,而我只不過是輸入再貼上部落格而已。這樣的政治寓言,恐怕也是許多專制國家的人民耳熟能詳的,而這恰恰證明了現實政治處境的矛盾之處。

      不妨,猜猜麥先生的借鑒由來~ (提示:同樣姓麥的國際歷史人物。)

      • 我是个糊涂人,名字老是没能放在脑的那里。。。不过像麦先生这样的人大有成名的,也多有存在周围的,我也不知道做了几次小号菲先生了。。。:P

      • 呵呵。你是非分明,心中自有小號菲先生。
        謎底提示:出自於號稱最民主講究人權自由的國家——1950年代初美國参议员的麥性洋人。

          • 寫作時以他為想像,但其實也沒有太過根據歷史實例或麥卡錫主義或你提的那個法案。故事國度背景理所當然是虛構的,也許腦海裡自然借鑒及集結了許多極權國家影子。

            那一句說得好,人民不該害怕政府,政府才應該畏懼人民(V怪客);否則,就是任由白色恐怖得逞。

    • 謝謝Jo閱讀,還用心讀了好幾篇的說~
      其實,我的創作模式甚多不符中文寫作傳統規範,有時難免讓人難以閱讀。寫這些政治廉價小說系列時,往往是隨筆亂掰,掰到哪寫到哪,一次過的,寫起來蠻痛快的;當然也免不了,寫過頭寫到去了荷蘭再挽回來。完稿後想加——虛擬集權國度的司法陪審團制度1995年被廢除的歷史,但未免越扯越長越遠而作罷。

      話說好想知道,什麼讓Jo會心一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