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徒·困境

推薦

Detention

.

囚徒·困境

 

狭小的囚室,暗廊尽处,水滴的声音滴滴答答地回嚮,日以继夜侵蚀他的心智。双眼被蒙上后,已经好久没见到阳光,也许再也见不到。

“你再坚持不说,伤口血流不止,隻要两天,你会失血过多而死!”

小窗口穿射进来的微光,把黑暗中警袍上的三颗星照得闪闪发亮,他蒙住的眼睛,彷彿看见窗口外,远处的人潮汹涌。

“不说话,对你我都没有好处,其他人说了都已相安无事。”

繼續閱讀

這不是辯護的年代

推薦

Defendant


我知道菲先生是無辜的。

……但沒有辦法,也無能為力。自從司法制度經過大肆的憲法更動改革後,公家的秘密警察把他帶走的時候,就幾乎公然判定了他是有罪的。

唉……這也怪不了誰,只能怪他自己。誰叫他在公共場所高呼喊冤,公然挑戰法律,批評司法不公。

然後那天晚上,就有公家的人把他帶走了。他們首先給他戴上那個“囚狗型”口套,他什麼話也來不及說。­話說那個囚狗型口套——近年來的發明,對危言聳聽的叛國賊最有效,並且在坊間起了很大的警戒效用。

關於囚狗型口套的傳說,坊間都流傳著各種版本。有人說,那是40年代由一位德國鬍鬚佬發明的。也有人說,那是國家禁片《沉默的羔羊》裡用過的口套。不管他們怎麼說,口套的威嚇作用的確達到了。每次秘密警察在拖走叛徒前,那些民眾總可以遠遠望見,他們從一個珍貴的箱子掏出口套時,大眾要不瞠目結舌,要不驚嘆連連……

繼續閱讀

傳說中的麼恩

推薦

2020 Dreams

傳說中的麼恩

 

夢魘的肆虐,是在公元2020年起始。

起初是接連發生多宗猝死案例,都說不出原因;網絡盛傳,相繼有人墮入睡夢中就沒再醒過來。醫生死亡證明書列明猝死。毫無緣由地,媒體報導上的猝死案例日益增多。我住家附近鄰里常傳出某家隔壁的張某李某睡著睡著就沒再醒過來了。

當中有午休闔上眼睛片刻就攤落地面的、有像寶寶那樣吮著拇指頭睡逝的、有通宵達旦打線上遊戲倒地一覺不醒的、有被家長破門而入發現電腦熒幕播映著日本色情片光著下身倒地不起的、在戲院裡不小心打瞌就不省人事的;患者不分男女老幼,有猝死在廁所間、有在野外露宿睡死、有連續通宵工作從此長眠,比較奇詭的病例,是據稱有對相擁病發猝死的情侶……

繼續閱讀